主页 > Q酷生活 >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 >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老派,不免被讥为「顽固」,但在取巧讨好的时代,却变成了一种美学,因为它呈现一种与时间脱序、跟现实拉远的,距离的美感。坚持一种老派,相对人人追求的一炮而红,我们更喜欢淬鍊许久的老霉味,和过气的、无效的生活风格。找回属于自已的老派,因为记忆深处里的——都比较美。

睡觉前一定听广播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睡前听轻音乐能助眠,但夜再深,老派人也绝不转到纯音乐电台,懒惰的DJ令人不齿,所以电台选的必是高谈阔论的直播节目,偶尔开放听众Call in分享深夜心事;老派人懂个规律,新人谈感性、旧人总说笑,不过最终,他们都想点首歌给一个人作结。

碎声细语中,双眼已朦胧,却仍坚持于半梦半醒间听完每个人的故事,老派人睡前听广播,图的本就非安稳入睡,而是对时间流逝的不甘,白日生活已无法满足,在夜晚捨不得入睡。

急事当然打电话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不要妄想别人随时读你的Line,如果你真的急,不会在那边期待、自顾自的气。没办法见面,最低限底也打个电话吧,讲话里的冗文琐字带来的是人的温度,不是废话,除非你连话都不敢讲,果真如此,那就放弃治疗吧。

坚持挥手叫计程车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电话或APP 叫车对老派人来讲很不可思议,挥挥手叫车是一种社会公平,计程车司机谁刚好开到这条马路,表示他的努力和运气,你怎幺可以剥夺他载你的权利。老派的人爱好公平,坐到烂车也随意,何况遇到三教九流,开口乱聊,本来就是老派的乐趣,岂是那种身穿制服,表情严肃,不苟言笑的端庄司机所能取代。

啤酒当然选台啤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金牌只是炫技,生啤只是瞎掰,那种流行感削弱了大麦的粗犷纯朴,台啤就是台啤,老派必备饮料,什幺场合都可以喝,婚丧喜庆,升官贬职,出狱或发财。

台啤是纯正蓬莱米的土直,没有多余添加物,基本上解油去腻,容易借酒装疯,酒后满身的发酵味,使身为老派而自豪。

杀时间玩俄罗斯方块,雷电勉强也可以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电玩弄得太複杂,只突显玩的人太愚蠢,因为你不断被视觉和剧情牵着跑,自己要有智障化的準备,真正测验智商的游戏绝对愈简单,俄罗斯方块是其中之一。你只要控制一根摇桿转动方块的角度,可以玩一整天,不会死,也不觉疲累,玩三十年,仍不时拿出来锻鍊,不然你叫年轻人试试,打赌,顶多撑三分钟吧!

顺便提一下雷电,当年是钓虾场和小吃店,你可以选择散弹枪或雷射光,飞弹可以选择导弹或迫击弹,然后一路疯狂滥射——老派的玩具,是不是很厉害!

路边遇到绿豆汤一定买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传统台湾解凉的饮料,却日渐稀少,寻也寻不到,街头都被手摇的假饮料所占领,年轻人只知奶盖红、椰果绿,却不识绿豆薏仁汤,爱吃化学色素的朋友,思想逻辑都怪怪的,不是臭着脸,就是发癫似的胡闹。

但绿豆汤假不了,没剩几家的凉水摊子都是老爷老奶亲手熬煮,翻来搅去,盯着怕焦,闻得香,喝得到浓浓的味道,我喜欢知道食物怎幺被烹煮出来,就跟喜欢加薪一样自然。

坚持看电影配盐酥鸡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这需要多说吗?看电影吃爆米花是有什幺道理?追根究柢的是,为什幺台湾人要被强迫爆米花,那根本不属于我们的食物,简直莫名其妙。你会在美国的电影院强迫美国人吃猪血糕吗?他们只是想把电影搞得跟爆米花一样索然无味。

坚持在钓虾场沈澱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钓虾场的绿洲,老派者量池深水温,但我们态,静捏碎,竿,但手感通,两之,不随遇而安是烦闹都市里沉静心灵,测找水流,知道时辰与栖地,不讲虾数,讲得是等虾的姿静地,一瓶铝罐台啤,喝完再一瓶。不盯浮标,不扯钓求、藉细线与泰虾沟小时后,少则走之,多则烤多话,不打枪,不加节,。

坚持把行动电话挂在腰间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剑挂腰间,出鞘求快,语言是武器,讲究迅速和準确。老派的人不会在裤口袋或皮包掏挖半天,显得猴急狼狈,更不允许尖嚣的铃声扰人,挂在腰间,才是大哥大。

坚决乌龙院才是漫画经典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乌龙院从1980 年开始在中国时报连载,一直以为是最好笑的漫画,看出来台湾漫画家的才华,但从此台湾漫画家就放不出个屁来,日漫依旧大举入侵,看乌龙院只是为了缅怀台漫曾有的风光,不时拿出来凭弔而已。

把约吃饭的客套话当真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酒席初见面,道别时总客气两句:「下次我请你吃饭吧」,但几个人当真?

老派的人就当真,几天后必约某酒楼畅饮,进一步认识。世态炎凉,你曾经遇过多少人说要Mail、说要下次好好聊⋯⋯然后无疾而终?

坚持买真正的唱片

11个老派人的小默契 你中了哪几个?

走唱片行是老派人的传统,话说八○年代以前,咱们几乎每天在哪儿混,不论阴晴寒暑,不一定买,单单站在那边听老闆放的歌就很过瘾。买唱片跟智慧财产权完全无关,智慧财产根本是新玩意儿,不值一提。

花钱购买唱片是你不得不腾出个空间,让它占在哪里,因此,音乐对我们来说,是一字字的啃着歌词,一口口的哼着旋律,你爱他,岂能不精雕细琢。所以出没唱片行,抢购限量品,与老闆聊音乐,批评唱片,不这样过,几乎没办法活。